福州文博界的“老黄牛”——黄启权逝世

2017年09月11日 08:44:10 来源:段金柱 作者:东南网 评论(0)

1990年6月8日,时任福州市委书记习近平在福州华林寺调研。右二为陪同者黄启权。

东南网9月10日讯(福建日报APP-新福建 记者 段金柱)福州文博界的“老黄牛”走了,“福州活历史、活文化”痛失讲述者。

2017年9月8日傍晚19时15分,一生为守护闽都文化遗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奔走不息的黄启权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福建医大附属协和医院与世长辞,享年86岁。

黄启权退休前历任福州市委办公厅主任、市委党史研究主任、市博物馆馆长,退休后从事福州历史文化方面的著述,笔耕不缀。福州文化界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都表示震惊和哀婉:“不会吧?一个多月前,黄老还是谈笑风生,每天不是在‘爬格子’,就是在开会或调查。”

黄启权先生为福建日报“习近平在福建”系列报道手写的珍贵回忆材料。

“半路出家,涉足文史。虽云浅薄,但不回头”

在人们的印象中,黄老就如同勤勤恳恳的“老黄牛”。每天只要不出去开会、搞调查,他清早就从家里走到福州市博物馆他的办公室,埋头研究或著述。这样的状态,一直保持了20多年。

“我爸爸歇不下来!7月他还去罗源县出差,从事方志方面的调查研究。这也是他生前最后一次出远门,回来就感觉身体不适,住院治疗。但没想到病情会发展这么快,他自己也没想到,还想着病好了继续搞研究。”黄启权女儿杨小红向记者回忆。

1931年9月,黄启权出生于如今的福州市马尾区亭江镇,一生长期从事宣传文教和党委秘书工作。出生之年正逢“九一八”事变,此后人生命运也与国家时代共浮沉,因而,黄老自年青时代就抱有家国情怀。

1989年,黄启权从福州市委办公厅主任岗位上退下来,就任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并兼任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市方志委副主任、市博物馆馆长。保护历史文化名城,重任在肩,搞调查、做规划、抓修缮,成为他此后的工作常态。

“半路出家,涉足文史。虽云浅薄,但不回头。”黄启权曾经在书中自白。“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的背后,是他对故乡福州犹如赤子般的热爱之情。

1991年4月,他和时任福州文化局副局长、后来《福州古厝》一书的作者曾意丹给时任福州市委书记习近平写信,提出保护福州历史文化名城风貌的建议。

除了广为人知的林觉民故居修缮,黄启权还主持修复了邓拓故居、琉球馆,参与修复了华林寺、于山大士殿、戚公祠等。

1992年6月,黄启权正式退休。此后,他被聘为福州市政府文化顾问,后来又担任福州市博物馆名誉馆长、《福州市志》副总编等。

然而,黄启权退而不休,20多年来笔耕不辍,就连国庆、春节长假,也舍不得休息或参加应酬。“老黄牛”的辛勤耕耘,成果丰硕,包括《三坊七巷志》在内的大部头著述已有20多部。

在福州文博界,黄启权被赞为“福州活历史、活文化”,盖因多年的勤奋努力、研究积淀,让他对福州市历史文化如数家珍。很多人回忆,黄老先生待人诚恳亲切,工作极为投入,每次见面,握手必出双手久握,说起福州历史文化兴趣盎然,滔滔不绝。

杨小红介绍,前不久,福州市有关部门搜集整理福州治理内河的历史资料,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资料一直付之阙如,最后他们找到黄启权才解决问题。“我父亲的历史资料保存得很详细,而且他记忆力惊人,20多年前的事,发生在哪一天,他甚至都记得。”

黄启权先生

为福建日报“习近平在福建”报道手写回忆材料

2014年底,福建日报启动“习近平同志在福建”系列报道之文化遗产保护主题的采写工作。经过介绍,记者找到最为熟悉20多年前习近平同志在福州工作时期保护文化遗产这段经历的黄启权等人。

黄老先生极为重视,除了详尽介绍,还赶写了30多页的回忆材料,并费尽心力查找了很多当年的报刊,并复印下来。

令人感动的是,黄老不会使用电脑,这些回忆文章他都工整地书写在稿纸上,再请他女儿杨小红复印好,交给记者。黄老的三个子女还支持他的工作,女儿杨小红更是忠实的助手,“我父亲打心底里热爱家乡福州,热心文物保护事业。我很支持他的工作,平时就当他的助手,把手写稿打印出来,再给他修改。”她说。

习近平同志在福州工作期间倾力保护林觉民故居,创新“福州瓷牌”的形式挂牌保护名人故居、研究制定保护文物的“四个一”制度……一桩桩尘封往事,透过黄老先生的纸笔,渐渐清晰。

当年,正是在习近平同志的领导和大力推动下,一批批、一代代文人志士薪火相传,“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擦亮了历史文化遗产这张金名片。

守护文化遗产,需要上下一心、添砖加瓦的合力。这需要一方主政者的高瞻远瞩,机制举措的得当给力,也需要具体行动者对一城一街、一砖一瓦的守护。

黄启权正是这样一位默默无闻、不计名利的文化遗产守护者。

修复邓拓故居最让黄启权记忆深刻:“那时,收回困难,拆迁困难,修复更困难。”彼时的邓拓故居产权复杂,年久失修,修复方案半年时间经过四五次修改才最后定案;又经过半年,按原貌修复了主楼,修整了庭院,恢复了自然景观,还把摩崖石刻、墨池和水井等古迹一一复原。其间,黄启权不知操了多少心。

故居修复得到邓拓家人的有力支持,他们把最珍爱的邓拓手书鲁迅七绝“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赠送给故居,高悬正厅。这幅书法苍劲拙朴,圆中有方,为故居增色不少。

今年4月,福建日报启动“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系列重大报道的采写。其中,“文化篇”《引领时代,坚定文化自信》写到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在闽工作期间推动福州三坊七巷等文化遗产的保护的历史往事。

记者再次找到黄启权采访,他仍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并再度提供了详尽厚实的历史资料。

在谈及文化遗产保护时,黄启权依然是严谨认真的态度。在复建某处历史建筑时,他明确提出,必须在方案中写上,“复建所在地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不能变动原结构、损坏原构架、改变原材料”,同时,务必在国家文物局等部门审批好方案后,再进行布展。

“由于不少故居与名人有关,文物工作者应该挖掘这些传统建筑的历史价值,向有关部门、社会、大众说出其中的道道来,引起他们的重视,从而加强保护和修缮,才能对后代子孙有个交待。”黄启权如是说。

“文化遗产是一个国家、地区的文脉、人脉的集中体现,是我们城市的根。”黄启权在手稿中写道。


责任编辑:wenjs

图片资讯

CopyRight©2015 柘荣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缓存不存在